8、Chapter 8(1 / 1)

请收藏本站,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:cmshyxs.com,cjswu.com,xhetu.com,

“…嗯。”

唐星然难得没有还嘴。

她两口吃完了烤肠,把签子扔进路旁的垃圾桶里。

夜深人静,萧惟不说话,两人并肩朝着宿舍楼走去。

唐星然觉得有点像回到了小时候,她每天跟萧惟一起放学走回家。

只是那时,她肩上一左一右背着两个书包。

想到这,她心里又不舒服了,侧头看了一眼萧惟。

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让他帮她背书包!欠她的迟早得还!

“你们班数学老师发竞赛的练习题了吗?”唐星然受不了一路沉默,开始没话找话。

萧惟:“嗯,发了。”

唐星然:“你做了多少?偷偷告诉你啊,我今天已经做到第二套题了。”

萧惟淡淡道:“我全做完了。”

唐星然震惊了,“你怎么做这么快!你是不是全选c瞎写的啊?”

萧惟:“…不是。”

全选c?只有唐星然能干出来这事吧。

唐星然追问:“那你怎么可能一天全写完,里面有十套题呢!”

她几乎全都是对着答案看,一天才“做”了两套。

萧惟瞥了她一眼,“刚开学老师就给我发了那本练习题的。”

“切,怪不得。原来你是,笨鸟先飞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没事,我这种高智商选手,也能后来居上,你等着看吧!”

“……”

快到宿舍门口,灯光渐亮,人也比路上多了不少,许多人都往他们俩的方向看过来。

唐星然左右看了看,小声道:“要不你先等会儿,等我先走了你再走。”

萧惟觉得莫名其妙,问:“为什么?”

唐星然挠了挠头:“…就是,怎么说呢…前两周一直有好多人说我跟你谈恋爱。我们现在这样走一起,感觉影响不太好…”

“……”

萧惟看她,面无表情道:“所以,你在跟我谈恋爱吗?”

“??”唐星然被他问懵了。

更要命的是,她心跳突然开始加速,感觉脸上也热热的。

糟糕,她今天忘记服用仙丹了。

她双手摸了摸脸,提高了一个声调,显得很刻意:“当然没有啊!”

萧惟目视前方走路,没察觉到身边的人脸已经红了,在他看来,唐星然这人,一惊一乍也是常有的事。

他淡淡道:“那不就完了?清者自清,管别人怎么说做什么。你有空在意这个,不如多写几套竞赛题。”

“……”有点道理。但她不想承认他说的有道理。

唐星然舔了舔唇:“哦。”

到了楼下,唐星然快步上了台阶,又好像忘了什么事,回头冲他笑了一下。

“拜拜!”

萧惟看到她的笑容,心跳也漏了一拍。

一瞬之后,他才淡淡“嗯”了一声,“回去吧。”

回男生宿舍的路上,他想起了小学的时候。

每天都是唐星然先到家,进小区门时,总会笑着跟他说一声:“拜拜,明天见!”

有次她忘了说,第二天早上去教室,她一见到萧惟就马上说:“拜拜!”

萧惟当时问:“不是刚到校吗?”怎么就拜拜了。

唐星然奶声奶气地笑着跟他说:“昨天忘了说,今天给你补上!”

那时,他就觉得她唇边的两个梨涡特别可爱。

他小时候好像还伸手戳过几次。

不过,怎么回事,他现在好像也想去戳一戳……

-

唐星然回到宿舍,吃了麦丽素,洗漱之后,拿着水杯去楼道里的饮水机接水,姚青悦也跟她一起。

“唐唐,我刚看见是萧惟送你回宿舍的诶!”

唐星然:“那不叫送,是我跟他恰好在路上遇见。青悦,不是跟你说了好几次了嘛,我跟他没啥关系。”

她接好水,站在一旁等姚青悦,继续道:“别说谈恋爱了,我都不太稀得跟他多讲话。你看他每天那张脸冷的,跟谁都欠他100块钱一样。”

姚青悦笑着说:“我记得。但我就是好奇嘛,八卦是人类的天性。而且,说不定你俩哪天就有情况了呢,也说不定,对吧?”

唐星然额角一抽,和她一起往寝室走。

“不可能的。算了,我不跟你解释了,我,清者自清。”

她说到这四个字,就脱口而出继续说:“有八卦的时间,还不如多写几道数学题!”

“……”姚青悦转头看她,“唐唐,你没发烧吧?你不是上次还跟我说,成天争分夺秒学习的人就是装模作样,根本没效率?”

唐星然揉了揉眉心。

完了,她这是被萧惟那个“老年人”带跑偏了……

“对,我刚啥都没说,你要是听到我有说话,就当我被人夺舍了!就是,鬼上身!”

姚青悦:“……”大晚上的。

-

到了周四放学前,那套数学竞赛练习题唐星然已经“做”了七套。

吃过饭,晚自习时间,一班的数学老师安排着报名竞赛的学生都去了一个空教室。

报名的基本都是1-4班的学生,加起来也就四十人左右,一间教室就能坐下。

唐星然到考场时,看到萧惟已经在了,坐在前排的位置。

她挑了个后排座位坐好,5分钟之后,老师发了卷子,考试开始。

题目不多,一个半小时的答题时间。

写完前五题之后,唐星然开始抓瞎,不过至少比前天只会写两题的情况好了一些。

第六题,不会。

第七题,不会。

……

第十题,不会。

离考试还剩十多分钟的时候,萧惟就已经做完了。

因为是选拔性的考试,题目的难度分布均匀,不然大家都会做或是都不会做,考试就没意义。

他盖上笔帽,准备交卷回班去写作业。

正要站起身,脑海里响起了一个声音,“萧惟他提前交卷,影响我发挥。”

“……”

算了,他还是等时间到了再走吧。

最终,唐星然不会的选择都选了c,两道大题硬着头皮写了几个步骤。

出门时,遇到萧惟。

她看着他问:“小惟,这次题难你没法提前交卷了吧,你最后写出来几道?”

“……”他淡淡道:“题目不算难。”

从他的角度,这是事实。

“你不会都做出来了吧??”

“嗯。”

“……牛逼了。”

萧惟眉头轻蹙,微微张口。

恰好,跟唐星然的声音重合:“不要说脏话。”

萧惟侧头看她:“知道你还说?”

唐星然抿了抿唇,“一时改不过来了,都快成口头禅了。”

萧惟想跟她说,那就慢慢改。

但他最后忍住了,没说出口。他好像确实管得有点多了,唐星然又不是他什么人…

不过,很奇怪。

在寝室,付楚他们几个天天张口闭口带着脏字,他虽然听着不舒服,也一次都没提醒过。

爷爷教过他,“是非干己休多管”。

但他怎么老是莫名想管唐星然。

……

唐星然回了教室,陈璐马上问她:“怎么样,能选上不?”

她眨了眨眼,说:“不知道,得等成绩出来。”

陈璐笑了声:“你不是说你是高智商大神吗?”

“……”她想了想说:“你知道吗?大部分人的大脑开发程度都不到百分之10,我有可能更低。所以我其实智商很高,但可能还有待开发。”

“…你哪看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理论?”

唐星然:“我忘了。”反正肯定是哪本小说或者电视剧。

她看向陈璐,讨好道:“璐璐,数学作业给我抄抄吧,你肯定写完了。”

陈璐:“你不自己写了?”说着,把练习册递给了她。

唐星然接过,“快九点了,我大脑马上停止工作了,估计没时间写数学了。”

陈璐笑了声:“你可算是正常了。”

晚上回宿舍,姚青悦神秘兮兮地拉着她去了阳台。

她压低声音道:“唐唐,你认识付楚吗?”

唐星然:“不认识诶,付楚是谁?”

姚青悦:“一班的,我打听了一下,他跟萧惟是室友!”

“噢,近墨者黑,他俩一个班的又是同宿舍,估计跟萧惟一样黑。”

“……”姚青悦拍了她一下:“那可不一定!你有空帮我问下萧惟呗,付楚有没有q・q号啥的…我今天下楼的时候差点摔了,他扶了我一把!”

唐星然想了想,问:“所以你要跟他道谢?你当面跟他说不就行了?你不好意思的话我帮你说,就说2班姚青悦谢谢1班付楚相救之恩,姚青悦没齿难忘。”

“……”什么鬼。

姚青悦对她有点无奈,“不是,就他当时就让我觉得,特别温暖,特别阳光。但我当时就快上课了,我也不好意思直接问他要q・q,所以…”

唐星然这次听明白了,睁大眼说:“你喜欢上他了啊?”

姚青悦:“还不至于,我就想先…认识一下。”

唐星然笑着说:“行!那我帮你要,这事包我身上!”

“太好了!”姚青悦愉快道:“唐唐我爱你!”

-

上周唐慕和姜静之已经跟萧惟说好周末让他过去住,前几天他爸萧俊也百忙之中打来了电话,又跟他说了一次这事。

周五放课,萧惟已经收拾好东西,朝门口看了看,唐星然还没来。

他直接背着包去三班找她,到了门口,看到三班老师还在拖堂上课。

此时,三班教室内,不少女生频频往前门的观察窗外看。

物理老师脾气有点暴,叫起来其中一个:“你看啥呢!这么着急下课?我都还没着急呢!”

唐星然本来在低头看题,闻言,也往门外看。

萧惟背着包,侧身靠在三班前门门口的窗台上。

夕阳从后照进来,他逆着光,映出一个精致完美的侧颜。

鼻梁高挺,下颌线流畅清晰,发丝垂在额上,也透着光。

唐星然舔了舔唇。真好看啊,这张脸换别人人长该多好啊……

“唐星然!就你还在往外看,不想听可以出去!”物理老师这句话声音更大,近乎咆哮。

她被吓了一跳,赶忙收回视线,“老师,我想听!”

萧惟就在门口,老师那句话听得很清楚。

他转了转身,从观察窗里也恰好能看见唐星然。

往外看?

唐星然是在看他吗?

萧惟自己的没有意识到,他唇角稍向上弯了弯,心里也像窗外的夕阳一样,有点暖洋洋的。

物理老师又讲了一刻钟才下课。

等老师出门,唐星然收拾书包出去找萧惟。

三班的其他人路过,频频投来不怀好意的目光。

她在心里默念:“清者自清。班里这些人就是闲得慌。”

唐星然今天中午提前收拾好了要带回家的东西,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和萧惟并肩往外走。

出了校门,找了一圈,却没看见唐慕的车。

“我爸好像还没来,等一下啊,我打个电话给他。”

萧惟:“嗯,不急。靠边站点,小心车。”

她往左挪了一步,从书包里掏出手机开机。刚要拨号,看到了下午姜静之发来的短信。

【我们院里临时有个会,可能开到挺晚,你和萧惟坐公交车先回家吧。我提前订了披萨给你们,你放学了到家了都先给我发条短信。】
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