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遇险(1 / 1)

请收藏本站,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:soushu2026.com,hetu2024.com,xhetu.com,

“王叻,你可要一定把苏筱安全送回家哦!”从KTV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十点了,虽说街头巷尾依旧是灯红酒绿,但对于他们四个高中毕业生而言,已经有些晚了。

在林雯“随口”的安排下,赵勇负责送她,而苏筱,当然是交给王叻。

看着两人你侬我侬乘车离去,KTV喧闹的门口便只剩下了王叻和苏筱两个人尴尬的站在门口。

“那个,你住哪边?”出乎意料的是,率先打破尴尬气氛的还是苏筱。

“啊,我们顺路的,正好送你回去。”这句话倒是在王叻心中演练许久,如今终于是找到机会说了出来。

“那…”苏筱稍稍有些犹豫,她的家离着KTV不算太近,按照她原本的计划是准备打车回去的,但既然王叻提出来送她,索性便答应下来:“那走吧。”

王叻心中一喜,当即与心中“女神”并肩行走,顺势展开话题:“苏筱,志愿的事,考虑得怎么样啦?”

“志愿啊…”说到志愿,苏筱却是露出得意的表情:“志愿要考虑很多东西的,你跟我分数差不多,你有考虑过吗?”

“我…”王叻心道那还不是得看你的意思,可嘴上却又是另一副口吻:“还没想好呢!”

“那你喜欢什么专业?”苏筱眨了眨眼,眼神中难得的带着几分狡谑:“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些专业比较有名气的大学!”

“这样啊…”王叻立时会意:“我比较笨,可能适合汉语言、历史、英语这类的文学方向…”

这三个方向都是昨天与“筱梦”聊天时苏筱的喜好。

“呀!”苏筱惊讶的捂了捂嘴,望着王叻好半天没说话,似乎在考虑着什么。

“嗯?你不是要给我推荐学校的吗?”王叻心中暗呼“糟糕”,QQ网聊的事儿终究是要揭穿的,可他还是希望揭穿得稍晚一会儿,立即抢先岔开话题。

“哦哦,这几个专业啊,我知道…”果然,苏筱从胡思乱想中回过了神,为他“推荐”了起来:“这几所学校挺适合的…”

“那你想好了要去哪儿吗?”

“很可能是北京和上海,想离家远一点。”苏筱考虑了几秒,这才吐露心声。

“诶,你跟我的想法一样,”王叻这句倒是真心话:“从小呆在这座诚实,上大学一定得离家远一点。”

“那你?”

“也没想好,再说吧!”王叻打起了马虎眼,说到做到,一定得先套出苏筱的志愿情况。

两人有一茬没一茬的闲聊着,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商圈广场,没了灯红酒绿的KTV和酒吧,四周的灯光也渐渐暗淡了下来,两人寻着大马路向北而行,再过三个红绿灯就是苏筱家的小区了。

“话说,你…啊…”王叻刚聊到一个新的话题,可还没来得及说完,一辆自行车正从后方驶出,与王叻的左肩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“嘶~”王叻左肩一阵酸痛,眉心紧皱,右手赶紧捂住,虽是能强忍住这股疼痛,但嘴边依旧不可避免的发出轻嘶声响。

“草你妈!”然而比他反应更激烈的却是前方与他擦肩而过的自行车,骑自行车的是个个头不高的年轻人,头上染着一头黄毛,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背心,而透过背心裸露出的右肩上,纹着一个威风凛凛的狮子头。

典型的“社会人”。

而这句标准的“国骂”更是将他社会人的面貌暴露得淋漓尽致。

黄毛满目凶光的把车一扔,直接朝着两人走了过来,恶狠狠的吼叫着:“草,你找死啊!”

王叻早在他第一声叱骂时便意识到了危险,这附近靠着酒吧街,难免有些“混”的、“吸”的,不惹事还好,一旦惹到了就是一身麻烦,而今天好巧不巧的,让他们两个给惹到了。

“明明是你先撞的他!”还没等王叻开口,苏筱却是率先站了出来,她虽然没看得真切,可用脑子想也想得到一辆自行车从后追尾,怎么都并不会是王叻的责任。

“草,你们两个不认账是吧?”黄毛半眯着眼睛,已然走到了两人跟前,稍稍朝王叻瞥了一眼,随即便将目光对准了苏筱,而这一瞧,目光登时炙热了许多。

“你想干嘛?”王叻瞧出他有些不对,连忙向前挺了挺,将苏筱拉在了身后。

“干嘛?”黄毛回过头来,猛地伸出手朝王叻胸前一推,好在王叻平日里锻炼得多,还不至于一推就倒,可猝不及防之下也被推了小半步,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黄毛却又进一步,一手提起王叻的衣领:“你他妈撞我,还问我干嘛?”

“嗯~”王叻闷哼一声晃了晃身子,可根本没法将黄毛的手怼掉,情急之下便伸手去拧,可刚沾到黄毛的手便被人一个反手制住。

“小样,还敢还手!”

“啊~啊~”手臂被人反制,王叻疼得冷汗直流,眼角狰狞,已是疼得叫出声来。

“你松开!”一旁的苏筱见状立时尖叫了一声,似乎是要引起路人的注意,可他们刚从闹市区过来,眼下这附近还真没几个路人。

“好啊,我松开,”哪知这黄毛被苏筱一叫果真松开了手,可下一秒,他的手却朝着苏筱伸了过去。

稳着狮子头的右臂一摆,手掌毫不客气的触到了苏筱的白净小脸,苏筱下意识的退后一步,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人吃了豆腐:“你…你…”

“哈哈,好嫩的小美女啊,跟着他没好果子吃的,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啊!”哪知这黄毛毫不客气的随着苏筱向前一步,作恶的大手又要朝她脸上探去。

“呀!”可他没想到的是,身后的王叻本能的一声怒吼,竟是卯足了劲用肩膀朝他狠狠一顶…

“啊呀~”黄毛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撞震慑,整个人一记踉跄,险些摔倒在地,他“欺软怕硬”的经验丰富,瞧刚才那小屁孩的模样只以为是个小软蛋,三言两语就可以吓得他不敢还手,可没想着今天看走了眼。

“快跑!”王叻一击得手,毫不犹豫的一把拽住苏筱的手腕,一声高呼,撒腿便跑。

“想跑?”身后的黄毛站起身来,急忙从地上扶起自行车,猛推了几步,翻身便骑上了车开始追逐。

王叻与苏筱猛跑几步,只觉得前面的马路边依旧看不到什么行人,而朝着来往的车辆高呼了几声根本得不到回应,眼看着身后的黄毛越骑越快,越追越近,王叻皱起眉头,朝着马路分叉的一条巷子看了眼,猛地咬牙道:“走,我们进那里面,他骑不了车!”

“嗯~”苏筱应了一声,没有一丝犹豫便跟着王叻朝巷子里头跑去,七拐八绕之下,很快便听不到身后的追逐声。

“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。”王叻松开了手,心中依旧有些紧张,但对于自己刚才的表现,他自己都有些吃惊。

“对啊,以前就听说过这一带很乱的,先前该打车回去就好了。”苏筱也是一阵脸红,想来是因为匆忙奔跑的缘故。

“怪我。”

“没有,”苏筱赶紧解释:“刚才还多亏了你。”

“哈哈,小事啦!”王叻摸了摸后脑勺,脸上霎时红了一片,好在这会儿两人在深巷之中,四下一片漆黑,根本发现不了。

两人躲了十几分钟,见着四周再无动静,心中防备也松懈了不少,苏筱瞧了瞧时间,开口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出去吧。”

随即两人沿着原路走出,虽是没有先前那般匆忙,但对于两个经历过一场患难的少年来说,这条路倒也值得留念。

然而出乎意料的是,正沉浸在与女神关系更近一层的王叻突然眼前一黑,就在拐出巷子要与马路相接的口子上,两道高大壮硕的人影堵在了前面。

“…”王叻心中暗道不妙,立时捉紧了苏筱的手,脚下脚步,目光不由得向身后瞟了一眼。

要是有危险,他们还可以扭头就跑。

可这一扭头,又一道身影堵在了巷子的另一边。

“嘿嘿,小子,你再跑啊!”黄毛嘴里叼着一根烟,整张脸埋在漆黑的夜色里看不真切,可只听这骇人的语气,便足以将两个高中毕业生吓得双腿发软。

刺眼的手电筒灯光朝着两人的脸上扫了一圈,王叻和苏筱下意识的用手掌遮挡,但并起不到太多作用。

“老大,我没说错吧,这个妞漂亮着呢!”黄毛吹了口口哨,得意的炫耀着。

而堵在前巷口的两人中,一个脸上隐有刀疤的壮硕男人站了出来,脸上横肉堆积,可地位明显是三人里最高的那个:“可以啊小毛,这模样的,会所三千块都操不到了吧,今天晚上有得爽了!”

“嘿嘿,老大你分我杯羹就行。”黄毛心中隐隐有些犹豫:要不是这小屁孩能跑,自己这会儿就是吃独食的份了。

“哼,你得排在我后面。”站在“老大”身后的男人也跳出来发话,这人剃着光头,虽然不及“老大”高大,但肩宽体健,显然也是个狠角色。

三人隔着小巷肆无忌惮的聊起了天,已经全然不将巷子里被堵住的少男少女放在眼里,的确,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,在他们几个“老江湖”的眼里,两个高中生,和菜市场的鸡仔也没区别。

“救命!”可没想到的是,两名鸡仔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老实,王叻和苏筱小声的交流了两句,随即便扯开了嗓子一起仰天呼喊:“救命!”

“草!”黄毛闻声大怒,毫不客气的向里头冲去,而王叻和苏筱也在同一时间向他扑了过来。

面对包夹,两名高分学霸很快确定了突围的目标,莽着头朝黄毛冲了过来。

可黄毛当然不是易与之辈,他毫不客气的提起双拳挡在胸前,一举扛住了王叻和苏筱的冲力,身形稳住之后迅速擡脚,一脚便踹在了王叻的胸口。

“嗯~”王叻闷哼一声,直接被踢倒在地,与此同时黄毛又侧过了身子,一把扯住苏筱的半边手臂。

苏筱赫然一惊,情急之下使劲抽手,然而她就算是用尽全力,又哪里可能是黄毛的对手,才挣扎两下,整个人便被黄毛拉扯近前,一头扎在了男人的怀里。

“哈哈,小美女,我看你往哪儿跑!”

然而黄毛的笑容才刚刚绽开,腰间骤然便是一股莫名的疼痛传来,低头一看,却见那被自己一脚踢飞了小子竟这么快站了起来,直接张开双手抱在他的腰上,缠得他再没法对身边的小美女作恶。

“草,你找死!”黄毛心头一狠,擡起手肘便朝着王叻的后背砸了过去,可即便如此,王叻那紧缠着的劲也没放开。

“苏筱,你快跑!”王叻双眼通红,牙关紧咬,即便是夜色看不清脸,但从声音就能感受到他的痛苦。

“王叻!”苏筱大喊一声,心中乱作一团,可回头张望之时,那堵在前边的刀疤和光头也已追了上来。

“拦住她!”黄毛大吼一声,随即又擡起膝盖朝着王叻的前身狠狠撞击。

“跑!”

但苏筱终究是没能迈开脚步,心中的感动与恐惧杂糅在一起,她在这一刻没办法冷静思考做出最理智的选择,她一遍一遍的呼喊着“王叻”的名字,直至刀疤脸和光头佬的靠近。

“哈哈,小妞,你想救他?就得乖乖听话!”刀疤大笑着按住了她的脑袋,稍稍用劲一推,苏筱便向后一倾,直抵在一侧的墙面上。

“嘿嘿,乖,听话…我会…啊!啊!啊!”

黄毛正自敲打着身前这个发了蛮力的男孩,耳边正听着刀疤老大的淫笑声音,脑补着诸多淫靡的画面,可那淫笑声才到一半,突然便是刀疤老大突然三声“啊”的惨叫。

他猛地回头,登时愣在当场,他哪里会想到,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女孩手里竟然拿着一只喷雾瓶,而他的两位“大哥”,此时都已经遮着眼睛跪倒在地,那痛苦的嘶鸣竟比自己刚刚欺负的男孩还要夸张。

“防狼喷雾?”黄毛心中涌出这么个念头来,可就在下一秒,苏筱的喷雾口直接对准了他。

“呲~”

“啊啊啊!”

“王叻,快跑!”

*********

“救命!”王叻和苏筱小声交流了两句,随即便扯开了嗓子一起仰天呼喊:“救命!”

“草!”黄毛闻声大怒,毫不客气的向里头冲去,而王叻和苏筱也在同一时间向他扑了过来。

面对包夹,两名高分学霸很快确定了突围的目标,莽着头朝黄毛冲了过来。

可黄毛当然不是易与之辈,他毫不客气的提起双拳挡在胸前,一举扛住了王叻和苏筱的冲力,身形稳住之后迅速擡脚,一脚便踹在了王叻的胸口。

“啊!”王叻惨叫一声,直接被踢翻在地,与此同时黄毛又侧过了身子,一把扯住苏筱的半边手臂。

苏筱赫然一惊,情急之下使劲抽手,然而她就算是用尽全力,又哪里可能是黄毛的对手,才挣扎两下,整个人便被黄毛拉扯近前,一头扎在了男人的怀里。

“哈哈,小美女,我看你往哪儿跑!”黄毛一把将她搂住,只在少女的发梢间轻轻一嗅,便能感受到来自少女的阵阵清香。

“你放开她!”瘫倒在地的王叻见得此状,心中又急又气,眼见得自己心中的女神被人欺负,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瘫倒在地上,一时间心中气苦,扯着嗓子朝黄毛吼了起来。

“滚开!”可他才吼了一声,腰上突然又是一痛,回过神来,却见着刀疤脸和光头佬直站在他的身前,两人均是一脸凶相,光头佬更是瞧都不瞧他一眼,只一脚踩在他的腰身,随即便朝着一侧用力踢蹬。

“啊啊啊啊!”王叻哪里受过这样的璀璨,两三脚的功夫便被踢得眼冒金星,呼天喊地,整个身子无措的蜷缩在一团,仿佛一个皮球一般被人肆意踩踏。

“我也来!”搂抱了苏筱一阵的黄毛见得此景不禁跳将出来,索性今天吃不到头餐,先找这小子出口恶气再说,当即将苏筱往刀疤脸身上一推,冷哼一声,朝着王叻走了过来。

“小子,看你还出不出头!”黄毛走近前来,想都没想便是狠狠一脚,竟是直接踢在了王叻的腰背上,刹那间“咔”的一声脆响传出,随即便只听得王叻的仰头惨叫:

“啊!”一声高亢的惨呼之后,王叻一头埋了下去,再也没有知觉。

“王叻!”眼见王叻被人毒打,苏筱亦是心中着急,可自己被黄毛一手推给了更为强壮的两人,她要挣脱的难度便更加大了。

“哈哈,小妞,你想救他?就得乖乖听话!”刀疤大笑着按住了她的脑袋,稍稍用劲一推,苏筱便向后一倾,直抵在一侧的墙面上。

“嘿嘿,乖,听话…我会…”刀疤脸正自淫笑,可眼中突然察觉到一抹异色,随即将头一偏,恰好躲过了女人手里突然喷出的气雾。

“草!”而紧跟着的光头佬却是反应过来,猛地向前一扑,一巴掌便将女人手上的气雾喷枪给扇飞了出去。

“完了!”苏筱陡然一惊,心中顿时涌出一阵绝望,这招“后手”是上高中后自己就随手携带的,帮她躲过了不少的危机和骚扰,可今天遇到的人,显然并不容易对付。

“妈的臭婊子!”匆匆闪过的刀疤脸猛地回头,一只手还蒙在自己的半边脸上,面对苏筱的突袭,他靠着过人的反应才避过了双眼,可饶是如此,气雾中附带的辣椒水也溅射到了他半边侧脸,鼻息里到处都是强烈的辣椒水味,按照这个气味估算,那辣椒水真要喷在眼镜上,今儿个就得翻车了。

“哈哈,还别说,这两小屁孩本事倒不小!”一边的黄毛突然幸灾乐祸了起来,心里也不禁捏了把汗,还好叫了两个大哥,不然他今天这车是翻定了。

“啪”的一声,刀疤一巴掌直扇在苏筱的脸上,本就无措的苏筱立时捂住脸哭喊起来,背靠墙壁无路可退,绝望的她只得蹲下身子,将头也埋在了膝盖里。

“嘿,臭婊子,看老子今天怎么肏你吧!”刀疤脸这会儿已经没了慢慢调戏的意思,大手一伸,直接将半蹲着的苏筱给提了回来,苏筱作势反抗,可两只小手才刚伸出便被男人反手制住,将她双手合在,仅靠着单手将她牢牢抵住,而这之后,空出来的一只手便已从苏筱的衣领口子探了进去。

白皙的脖颈肌肤才一轻触便让人觉得冰晶嫩滑,刀疤脸是色中老手,两只手指左右一挤便将领口的两粒扣子挤掉,大手往下直入,直在苏筱的目瞪口呆之间探索到少女罩子的上围。

“哟,有料啊!”虽还只在上围,刀疤脸便露出一抹兴奋神采,他猛地回过头来朝着两名兄弟挤眉弄眼:“有料!”

随即手上也没闲着,似乎是为了印证刚才说过的话,突然松开双手挤入胸襟,也不管她内衣外衣如何材质,索性就是一扯,“哗”的一声,白色短T的胸口被扯出一条裂缝,而裂缝之下暴露的, 正是苏筱那胸前的白肌。

“卧槽!”

“啧!”

光头佬和黄毛各自发出感慨,色欲升腾之下手掌已然不可自拔的朝着自己裤裆里伸了进去。

“黄毛,今晚这事儿办得不错!”刀疤老大得意之下没忘表扬一下小弟,紧接着便是双手继续开撕。

“啊~!”空出手来的苏筱突然爆发出最后的潜力,双手猛地朝刀疤脸身上胡乱扑打,可几秒之后,苏筱睁开眼眸,面前出现的,依然是刀疤老大那猥琐的笑容。

“嘿嘿,到我了!”刀疤一声淫笑,随即目光一变,突然间的阴狠已经让苏筱不寒而栗,下一秒,巴掌再度扇在她的脸颊上,火辣辣的剧痛再一次让她失去反抗意识。

“给脸不要脸!”刀疤恶狠狠的叱骂一声,随即双手一弯,直绕在少女身后,扯开的衣领已经快要暴露出少女的香肩,而接下来,便是胸口的紧箍感瞬间一垮,文胸散落,两只饱满而圆润的蜜乳“砰”的一下跳脱出来。

“可以啊!”

“哇,真的有料!”

一旁看戏的黄毛和光头这才算信了刀疤的话,苏筱虽是长得标致,可高高瘦瘦的身材往往大多是平胸,两人也没指望她的尺寸,可如今看来,这对脱缰而出的豪乳,比那些夜店里号称“波霸”的女人们差不了多少。

“捡到宝了啊!”刀疤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完美的身材,高挑、巨乳、细腰、长腿,这几乎是每个男人的梦想,而更有趣的是,这还是个才高中毕业的雏儿!

“哈哈,起飞!”黄毛在一旁疯狂的吆喝着:“老大,你快些,我忍不住了!”

“对,老大, 你快些。”

可刀疤老大这会儿却露出几分犹豫之色:“这么好的女人,真的只玩一次?”要知道他们这伙人大多是晚上在酒吧街周边“捡尸”的,凭着凶神恶煞的模样平时也没人敢管,碰到些漂亮的也会带到这类小角落里用强,事后一顿恐吓也就差不多了,可要是想把人带走,事情闹大引来了警察,那性质就不一样了。

“嗨,管他呢,先爽了再说!”思索一二后依旧没能拿定主意,刀疤脸懒得多想,稍稍静下心来,一只手握住一只好奶,夸张的揉搓起来。

“呜,你…滚啊…滚啊!”被强压在墙上的苏筱顿时哭出了声,从小心高气傲的她哪里受过这般屈辱,可几次反抗换来的都是火辣辣的耳光,无措之下,她也只得一边哭泣一边叱骂出声。

“嘿,这就受不了了,待会儿老子肏你,有你哭的时候!”刀疤脸越说越是得意,大手再次盘弄了几手少女蜜桃,这才将手向下撤掉,进而攀附在少女下身的长裤腰带上。

苏筱顿觉脑袋一嗡,身体没来由的打着冷颤,她狠狠的咬了咬牙:哭声道:“不要,走开,你滚!”

“哈哈,女人说不要~”刀疤脸又是一声得意大笑,随即又朝着身后的两位兄弟吆喝了一声。

黄毛与光头瞬间跟着搭腔:“那就是要!”

“啪~”回过头来的刀疤脸突然又露出一抹凶狠,这一次,他没在抽打苏筱,而是一手扯住她的长发,狠狠的叱骂道:“给老子长点记性,乖乖的挨肏,否则老子今晚要你生不如死!”

这话对于黄毛和光头来说并不陌生,以前往往都是事后时刀疤拿来恐吓女人的台词,一般的女人被这一唬大多没了脾气,可今天老大居然用在这个时间,想来是这女人太过漂亮,他需要先把人给唬住,好好的享受一番。

“呸!”然而意想不到的是,苏筱对他这番警告并不买账,即便是心头恐惧也没有半点妥协的意思,竟是扭头啐出一口唾沫,直喷在刀疤老大的脸上。

“我草你妈,臭婊子!”刀疤反手又是一记耳光,竟是直接把苏筱给扇得脚下一滑,直接栽倒在地上。

刀疤随即便要朝着苏筱扑去,无论是要打还是要肏,先要将人提起来再说。

而就在此时,巷子口突然闪出一道刺眼的强光,瞬间便照得他们三个双眼眯起,眉心紧皱。

“不许动,警察!”一声雄浑有力的厉斥传出,登时便吓得三人脸色一黑,而紧跟着的,便是一阵剧烈的脚步声响。

“卧槽,条子,跑!”三人再不犹豫,猛地朝强光的另一侧狂奔,全然没有了先前的嚣张气焰。

“呼~呼~”见得三人逃窜,苏筱这才镇定下来,系上文胸提好衣领,心中顿时感到一阵酸楚,竟是双腿一软,独自蹲在墙角哭了起来。

“苏筱,王叻,快走!”而巷子那头,却是赵勇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最新小说: